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当前位置:人民教育网 > 教育资讯 > 详细

文化回归日常——为孩子创设美善的成长氛围

2019-06-26 17:05 出处:人民教育网 


01

梦境

近来,喜耀学校更加重视礼仪教育,提倡师生在平常生活、学习的每一个小节,都以应有之精神贯注其中,使之呈现出一种自然的感染力量。

这确实是一令人向往的生活。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晋代·陶渊明)

引用许是有些偏颇,不过相同的一点是:这种令人向往的生活,并不在于物质层面的极大满足,也不在于外界的评价有多高;而在于生活在其中的人,是否舒服、安心,在于其中的人与人之间、人与环境之间,是否有一种自然的和谐。

夜晚,漫步于学校小操场,在月光的轻抚下,听着一片此起彼伏的蛙鸣。我会想:这是一个真实的梦境吗?

02

文化

这样的环境如果不是梦,那一定是来自于文化,来自环境中的人创造的文化。

作家梁晓声这样说“文化”:

植根于内心的修养,

无需提醒的自觉,

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

为别人着想的善良。

网络上,这四句话被广为传播。这里再引用同一篇文章里的小故事:

每次从外地出差回来,作家梁晓声做的第一件事,是去儿童电影制片厂的老宿舍打扫楼道。这是80年代的老房子了,几十年来,住在这里的人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

有一次,一位仍住在那里的原单位老员工见到梁晓声在打扫楼道,惊讶地问他:“你在干嘛?”

梁晓声回答:“我想,能不能用我的实际行动影响一下周围的邻居,让他们也能自觉地来打扫。”

没想到,这位老员工却对他说:“你休想!我就这样孤独地扫了二十年,却不曾影响过任何一个人。”

事实确实如此。现实生活里,当你想用自己的做法默默无声地影响别人,却发现有时是那么地难!

“说到‘文化’二字,我时常深感忧伤。”梁晓声感慨。

“梁启超的时代,讲文学家‘用小说塑新民’,这么多年了,我们的作家一直进行创作,但到了今天,新的、符合进步的21世界国家的民众究竟有多少?”梁晓声忍不住发问。

2002年,梁晓声来到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任教,从作家身份向教师身份转变,他开始思考“当前文化的重要使命是什么”这个问题。成为一名教师,就应当为国家培育“文化的种子”,让学生成为优秀文化的最好接受者,再去传播优秀的文化。而在此之前,梁晓声不过是沉浸在自己的小说中,最多是延伸到影视领域。

“文化化人。”梁晓声对这句话感受很深。文化应当成为一种力量,化到人的心里去。

03

即望、即朔的洒扫

是呀,文化应当成为一种力量,化到人的心里去。不然,也谈不上是文化了。

同梁晓声先生类似的经历,我亲身见证过的这件事却更显希望。

我家七八年前搬了一次家,搬到了一个没有电梯的小住宅区。管理比较简单,没有太多的保洁服务,大多是住户自行负责。我家住六楼,楼梯每天十几户人家上上下下,十天半月下来,脏得不行。

我母亲做了一件同梁晓声先生类似的事情。

她每个农历初一、十五的前一天,都要从六楼、乃至更高的七八楼,提水洒扫而下。一开始,只有她在做,偶尔有几户人家时不时加入。因为怕母亲辛苦,家里人有点愤愤不平,“这个楼道是大家的,得所有人一起来。不然,也别做了!我们清洁自己楼层的楼梯就好了。”母亲只是宽慰我们几句,依然继续。我知道,她只是为自己打扫罢了,不打扫心里会不舒服。

春风化雨。到现在,我们这一栋楼有些人家,已经把这当做一约定成俗的集体活动。

农历每月十四叫“即望”,最后一天叫“即朔”。母亲七八年来即望、即朔的洒扫,不管结果如何,有没有影响到其他人都好。但作为子女的我们,早已被深深地影响。

我们的文化,其实就在生活的待人处事中,那是上一辈人传下来最宝贵的东西。

04

让文化回归日常

回到一开始所说的,学校重视日常的行为举止,以小节去锻炼众人,希望塑造一个好的环境,能够彼此带动、勉励、支持。

很多老师都参与校园的值日,包括餐厅、宿舍区等,去提醒、示意孩子应该怎么做。在饭堂值日过程中,我有些许的体会。

我喜静,一开始上百学生在餐厅用餐,我觉得蛮吵的,不太能忍受。对一些孩子进行了提醒,孩子当下稍微注意一下,过一会又不自觉开始声音大起来。

有时候,我要偷偷溜出去,吸几口新鲜空气再回来。

久了一些,慢慢去看这些学生吃饭的样子。我想,我关心这群孩子吗?

不是有没有关心的动作,比如问问学生是否吃饱了。而是能不能真的发自心底,关心他们的所感、所思、所想,哪怕看起来一点动作都没有。慢慢的,我的想法改变了。发觉目前的现状,真的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在饭堂,其实学校是允许小声聊天的。

这很人性化,因为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吃饭的时候跟同学畅快地聊聊天,不是很舒服、开心吗?假若孩子们是一副了无生趣的寂静样子来用餐,那才可怕呢!

想明白这一点后,我提醒学生变了一种方式——用略带玩笑的方式。有时候笑嘻嘻地提醒一下,有时候装作很严肃又让孩子知道你是在善意提醒。学生的反应大部分都很好,很知礼懂礼,你一提醒马上收到,尽管有时候没办法长时间做到。但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到传递出了一些东西,他们能收到。

在宿舍区值日也给我这样的体会。

就静静地站在楼梯口,看着孩子们,不用做什么,偶尔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示意。尤其是初中的孩子,非常明白进入宿舍区要保持安静这一点,知道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已经在休息了,只是不能非常好地做到。尤其是在一帮青少年聚集,热火朝天聊天时,还不太能全体自觉地放慢脚步、降低声音。可是只要老师站在那里,只静静地看着他们,他们自然就会偃旗息鼓,安静上楼。

这很舒服。

他们很舒服,被一个不强、能接受的外力提醒,并且这个外力还符合他们心中的一些价值规范(在这里是“我应当安静上楼,不打扰他人”)。

值班老师也表示很舒服,不需强力要求学生,并且能收到学生的回应。知道孩子这份自觉又经过了一次提醒,以后会在需要的时候更容易显现。

许志毅校长说:“听到建立一种氛围,很多人肯定会想到要怎样布置环境,要订立各种规矩、训示等,其实这些都是其次的。性情氛围的建立,首先要从父母或老师的心能打开、真正能完全把心放在孩子身上开始。”

05

聚沙成塔

这样的过程,其实会非常慢,甚至有时候会让人觉得没有希望。

可是,就是因为难,所以才称作梦。想要真正的实现它,变成我们生活的点滴,是不容易的。

但这不应该有太强的预期,也不应该是单纯机械地衡量“多少孩子得到了教育”,因为这不是做投资。

它是一种呼应,一种未可过分预期的呼应。

未必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是更像一粒粒沙子,愿聚沙成塔!

祈愿这样的所思、所想、所幸,一点一滴,慢慢形成一个性情美善的氛围。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人民教育网

Copyright (C) HLJnew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