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当前位置:人民教育网 > 教育资讯 > 详细

教育的视野不该局限在课堂和校园,应该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2020-10-28 16:26 出处:人民教育网 www.hljnewsw.cn


这里推荐两篇近期刊发的有关探讨校外教育的文章,它们分别来自中国教育报和光明日报。此举意在抛砖引玉,欢迎您读完后在文后留言。

第一篇:课堂之外有更广阔的教育天地

培养中小学生的学习兴趣、拓展孩子的视野,有什么高效、易行、低成本的方式?笔者曾就这一问题咨询一位知名教育学者,得到的答案是:常带孩子去博物馆。

就这么简单?初听之下,笔者未免有些讶异,但细细想来,才觉得这实在是高见。尤其是最近教育部、国家文物局联合印发《关于利用博物馆资源开展中小学教育教学的意见》,要求促进博物馆资源融入教育体系,提升中小学生利用博物馆学习效果。政策导向和一线学者的洞察,二者互相验证,不仅证实了博物馆的育人价值,更引发我们进一步思考:教育,不应局限于课堂之上、校园之内,而应该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拿各类博物馆来说,它们往往展示着一座城市、一个文化区域的历史记忆或前沿科技,甚至承载着我们这个文明古国的历史变迁和文化基因。不难发现,各类博物馆不仅具备历史、美术、生物、物理等学科的教学辅助功能,其更大的价值在于能够不同程度地激发学生深研传统文化、探究自然奥秘、关怀人类命运的兴趣与动力。

远的不说,最近甘肃酒泉一所中学的学生们课间操跳敦煌舞就是典型事例。学生们的优美身姿,引来不少网民“真美”“想学”的赞叹。学校教师称,这个敦煌舞是根据敦煌壁画二次创作的,融入了莫高窟文化元素,学生课间操跳敦煌舞已有四五年。正如有识之士所说,这实在是将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与搞活中小学体育活动相结合的一次令人惊喜的尝试。课间操跳敦煌舞可以激发学生参加体育活动的热情,更以这种学生喜闻乐见的方式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植入学生内心,培养他们浓厚的家国情怀。从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角度来说,这无疑兼具了德育、体育、美育的育人功效。

过于重视“智”,而忽视与德、体、美、劳全面发展,这一问题在当下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中不同程度存在。其显而易见的弊端,乃是导致大量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较为沉重,身体健康状况堪忧,甚至有个别学生在价值观层面存在偏颇,出现一些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言行。

上述问题近年来引发了教育界、社会有识之士的广泛关注,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也在积极进行纠偏和价值引导。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在阐述改革目标时提出,要“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评价办法更加多元,社会选人用人方式更加科学”。这可谓切中了当下我国教育改革发展的肯綮。正如有媒体发文指出的那样,教育评价改革首先要解决如何树立科学的教育价值观问题。单纯地用考试升学这一指标指挥学校教育,会导致学校教育背离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违背立德树人的教育本质,脱离科学发展的基本轨道。

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何近年来教育主管部门会持续、大力度整顿治理校外培训机构,为何部分家长“拿钱买分”的做法是在把孩子引入歧途。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转型升级、国内外两个大环境的演变,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基调和节奏正在随之变革,以往过于重视智育、用分数给学生贴标签的落后评价方式,已不能适应新时代人才培养的需要,正在被摒弃。

北大毕业生说脱口秀、人大毕业生弃40万元年薪学做小面、海归硕士应聘汽车维修工……最近一系列相关新闻报道,昭示着当代大学生的人生选择正越来越多元,不走寻常路的情况更加常见;更为可喜的进步是,与当年“北大毕业生当街卖猪肉”引发社会大面积热议不同,如今指责他们“误入歧途”“人才错配”的观点日渐微弱,正在舆论场中失去市场。

因此,当社会价值取向正在悄然生变,当教育改革发展正在蹄疾步稳地推进,对于广大家长、学生和教育工作者来说,及时了解并跟上时代的潮流显得尤为重要。追求更加美好的教育应该是所有关心支持中国教育的人的共同愿望,而如今,当教育评价的指挥棒更加科学,我们所有人也应该更全面地理解教育的内涵,让教育的视野不再局限于课堂之上、校园之内,而是延伸到更广阔的社会和世界。(作者:郭膺《中国教育报》2020年10月26日第2版)

第二篇:我们需要怎样的校外学习

作者:牛楠森(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近年来,场馆学习、研学旅行、夏冬令营以及校外培训蓬勃发展,校外学习已经无可辩驳地成为当代中国中小学生完整学习生活的重要构成部分。校外学习在培养学生兴趣、丰富课外生活、提升学生成绩、分担家长教育压力甚至在促进国民经济发展和构建学习型社会等方面,都产生了积极作用。但它的消极作用也不容小觑——不仅危及终身学习的根基,更关涉家校社三育协同的国民教育体系甚至教育公平问题。

校外学习已成为社会问题

●校外学习补习化引发逃避学习

“五天上学,两天上(课外)班”“白天上学,晚上上(辅导)班”是我国中小学生生活状态的画像,课外班几乎成为中小学生的标配,全民补习标志着校外学习的补习化。

其危害在于:首先,“唯资格”降格学习目的。校外补习旗帜鲜明地以提高考试能力、取得证书为目标,直指各类增加竞争能力的“资格”,至于促进学生的社会化、主体化发展的学习目的则被忽略了,学习成了获取资格的过程。其次,“应试化”局限学习内容。校外补习的内容同升学考试密切相关,以刷题、提前学、背诵学等技巧化、应试化学习方式为主,连钢琴学习都按照考级的逻辑来规划与取舍,“非考级曲目,少练甚至不练”。更遑论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落实了。再次,“家长主义”破坏学习内部动机。虽然有些家长会尊重孩子的个性与意见,但大部分中小学生校外补习的决策者是家长。这既直接导致学生学习动机的外部化,学习成了取悦父母的行为;又在深层次上将竞争意识形态化,“提高竞争力”“比别人强”成了学习动机,“中国学习者悖论”因此发生。最后,“座学化”排斥人际互动。校外补习发生于各种校外培训机构中,孩子们被一条条无形的绳子绑在了座位上,那些能够促进孩子与他人互动、了解社会文化的社会实践、公益活动以及社团却备受冷落。校外学习因“补习化”而异化,变得面目可憎,导致中小学生在尚未接触到丰富多彩魅力十足的真正学习之前就已经“逃避学习”。

●校外学习学校化破坏国民教育体系

调查显示,在参与频率和参与时间两个维度上,中小学生排在首位的课外学习活动都是“继续做功课和完成学习任务”,而城镇学生参加培训机构学术课程类培训高达81.26%,且以提高学习成绩为主。中小学生们所学的各种体艺类技能,其价值是由其能否作为特长助其升学来衡量的,从而出现一些过了钢琴十级的孩子只会弹考级曲目的怪现象。当前中小学生的校外学习是为了提高孩子在学校系统中的竞争力而存在和发展的。校外学习本应成为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发挥作用的领域,但却因“学校化”这一机制使家庭教育、社会教育沦为学校教育的附庸,家庭成了“第二课堂”,社会教育被“培训机构”替代。家校社三育协同的国民教育体系遭到结构性破坏,学校教育一方独大。

●校外学习阶层化扩大教育鸿沟

校外学习的主导者是家庭,受到家庭的经济能力、教育观念、氛围的影响。校外学习是需要支付费用的,越是高端的校外学习机构和项目,其费用越高,“疯狂的黄庄”已经让人望而却步,在“顺义妈妈”面前却依然“不配有梦想”。就普通家庭而言,城乡家庭教育支出差异显著,城市家庭在小学、初中和高中各学段支出的教育费用分别是农村家庭的1.95倍、1.34倍、1.53倍。此外,美国“科尔曼报告”说,施加于学生的不平等是由他们的家庭、邻居和同伴环境带来的,在今日中国发生也存在。现实是,当一些孩子在校外刷抖音时,另一些孩子正在校外机构刷题,还有一些孩子在父母的规划与组织中刷博物馆、科技馆甚至在实验室当上了小助手。

改造校外学习势在必行

●将校外学习纳入政府公共服务范畴

虽然校外学习在投入和决策上具有“私人性”,但其引发的问题却有“公共性”。而且,时下校外学习的诸多乱象虽然由家长的功利态度驱使,也有培训机构的逐利引诱,但政府治理权责模糊也是不能回避的重要因素。参照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治理校外教育的经验,我国政府应承担起引导和支持校外学习的公共责任,将校外学习纳入政府公共服务范畴,使其不再是“法外之地”。

在资金供给上,建议政府联合社会力量、企业、个人以及家庭等共同承担。在课程供给上,政府应在学习理论的指导下,了解当前各种类型的校外学习方式及其供给方,规定校外学习宗旨,设计校外学习内容框架,制定校外学习的国家质量标准。在政策设计上,基于国情并参照国外,构建中国校外教育政策法规和实践管理体系,设置管理部门并规定职责,将校外机构治理、课后服务、社会场馆教育服务等统一整合进校外教育体系中,使管理和治理师出有名。

●缩小校外补习与校外学习的差距

当前校外补习的调查研究较多,如“课外补习对学业成绩影响”“阶层与影子教育收益”“城镇学生教育补习研究”等,但校外补习距离校外学习尚有很大差距。虽有个别关于课外学习的调查,但多存在样本小、理论基础缺乏等问题。因此,建议由教育部或地方教育部门自行组织或者委托,对校外学习展开现状调研。以校外学习为主题,实施涵盖校外学习供给方、学习目的、学习内容、学习方式、学习时间、家庭投入等内容的一般性调研。同时,校外学习专题调研也要开展,如校外学习观念、场馆校外学习模式、校外学习管理部门等。其中,两大特殊人群的校外学习状况应格外重视,一是中等收入群体子女的校外学习观念与实践,这代表着趋势;二是留守儿童的校外学习观念与实践,这意味着底线。优化底线,展望趋势,是我国校外学习整体规划的基本思路。

●改变校外学习被窄化为校外补习的现状

当我们以人的成长发展规律、学习理论、学校教育和校外教育的应然关系、教育社会学、教育经济学等理论去观察校外学习这一客观实在的时候,虽然会得出不同的结果,但这些结果之间却是有共识的,即“校外学习”亟待从“客观实在”上升到“教育学概念”,进而成为一个负载着丰富理论的“教育命题”。

诸多理论之中,学校教育与校外教育的关系是前提,它厘定校外学习的范围;教育社会学和教育经济学所揭示出来的校外学习的公平性问题为政策制定提供了依据;人的成长发展规律和学习理论是基础,它不仅能揭示当前校外学习的问题所在,还能提供改革思路。研究表明,激活孩子大脑最好的方法是运动、阅读和游戏。又如,《反思教育》重新定义学习“不再仅是认知的过程,而是整个心灵、整个精神世界都参与到学习行为的过程。”如此一来,则当前被窄化为校外补习的校外学习的问题便一览无余,政府对校外学习体系的规划也有了依据和方向。

随着经济新业态对人的个性特长的重视,获得乃至创造某个工作岗位不再是因为“我比你强”而是因为“我很独特”,校外学习将会专注于激发学生个性潜能、培养综合素质。届时,学校化的校外学习将会因学校教育效能提升和校外培训机构治理而沉寂,但真正的、增益学校所不能的校外学习将会更加勃发。(来源:腾讯网)



本文标题:教育的视野不该局限在课堂和校园,应该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本文链接:https://www.hljnewsw.cn/jyzx/1686.html

相关文章


人民教育网

Copyright (C) HLJnew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